background-k
2014
Apr
MON
21
返回
松樹給我們的課題:原來死亡都只是故事的一半

今天坐在一棵松樹旁,不知不覺的被它那安穩與平靜的氣場吸引了,看了它很久。我看到這棵松樹在這裡已經很多年了,靠近底部有些樹葉因為陽光不足的關係變黃了,但是頂部的樹葉卻很開心地與風一起在起舞。頂端的青綠與底部的啡黃色造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,我發現原來底部的葉子需要死去,上面的葉子才能健康的成長。

在松樹裡我看到生與滅,它們倆是並存的,沒有死,就沒有生。

再細看松樹上有幾個很大的蜘蛛網,還有一些蜘蛛卵與小蜘蛛黏在上面耶!當有一隻昆蟲不小心黏在蜘蛛網上不能逃脫時,它的死亡就會成就了大蜘蛛跟小蜘蛛的成長了。

在那個蜘蛛網上我看到生與滅,它們倆是並存的,沒有死,就沒有生。

再看看那松樹,很穩定地紮根於土地上,因為松樹,泥土能夠保持緊密度;也因為泥土,松樹能夠很穩固的站在這裡。沒有泥土, 松樹不會站著;沒有松樹,泥土會變得鬆散。

泥土跟松樹是互相依存,沒有一個比另外一個跟重要,它們倆都是同樣重要。

我看到因為太陽,松樹的葉子能夠變得翠綠;也因為松樹,它減輕了陽光的強度,讓氣溫變得比較涼快。沒有太陽,葉子不會那麼茂盛;沒有茂盛的葉子,陽光會為大地造成傷害。

太陽跟松樹是互相依存,沒有一個比另外一個跟重要,它們倆都是同樣重要。

我看到松樹需要空氣裡的二氧化碳來維持生命,而其他生物需要氧氣來維持生命,對於其他生物來講,二氧化碳是死亡,對於松樹來講,二氧化碳是生命。

在空氣裡我看到看到生與滅,它們倆是並存的,沒有死,就沒有生。

我發現,原來沒有死亡,就沒有生命,而有生命,就會有死亡。生死是互相依存,沒有一個比另外一個跟重要,它們倆都是同樣重要。

松樹告訴我,它每一刻都在死,但每一刻也在生,死亡不是終結,而它只是故事的一半。如果只看到死亡,我們會害怕,但那是因為我們並沒有看到事實的全部。死亡,只是故事的一半。有死,就有生;它們倆是分不開的。

當你看到事情的終結,不需要悲傷,因為你只看到故事的一半,回到你的呼吸,慢慢你會看到原來這終結是為了成就一個新的開始。

感謝松樹的教導。願我們努力修煉,願修煉保護我們。



EN